一例脑死亡患者终止治疗的参考意见

时间:2014-11-06 13:27来源:医师报 作者:王良钢浏览:

blob.png

案例回放

北京某医院给律师发来一封传真,该院一名患者因脑出血在医院救治后无效,现脑死亡, 父母希望放弃治疗。医院希望律师就面临脑死亡患者亲属希望放弃治疗时,医院和医生应该注意的事项和具体操作,提供书面意见,以供医院参考。

律师回复

尽管脑死亡及其终止治疗是一个已经讨论过多年的医学、伦理、法律问题,但因国家法律的缺位,医学界和法学理论界的共识,并不能总是在实践中发挥积极作用,因此,每一个案例都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下列意见并非基于法律的规定(因不存在),而是对实践中尽可能减少风险(但不能完全避免)的操作方法的谨慎思考,仅供院方决策时参考。

脑死亡患者终止治疗有3个前提

对脑死亡患者终止治疗有三个前提:一是国家有脑死亡的标准,二是患者已被判定为脑死亡,三是患者生前或其近亲属有终止治疗的明确表示。结合本例患者父母强烈要求终止治疗的实际情况,在终止治疗前,院方至少要完成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由医院告知患者近亲属。在法律意义上,我国没有脑死亡标准,但国内外医学界对脑死亡标准的认识有基本一致的观点。本院只在亲属要求对患者进行脑死亡诊断时,才会对患者启动脑死亡确诊程序。

☆为了慎重起见,律师建议除本院对脑死亡做出诊断外,最好能经亲属同意,请外院对脑死亡的诊断予以复诊或确认。

☆脑死亡诊断,经亲属书面申请,本院确诊后,经亲属同意,外院确认后,患者亲属应书面提出终止治疗的申请。

☆终止治疗的申请至少应当明确以下内容:申请完全出于申请人自愿;申请人对脑死亡的医学、法律意义已有全面的认识,而且这种认识并不只是局限于医院对脑死亡的介绍;申请人确认对患者的脑死亡诊断和确认是经申请人申请、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申请人对患者脑死亡的诊断和确认没有任何异议;申请人认为对患者进行包括维持呼吸、心跳在内的任何治疗(医疗活动)都是没有意义的,而且,这种无意义的医疗活动极大地增加了申请人的痛苦,是申请人所不愿意接受的;申请人申请医院终止对患者的全部医疗活动;申请人的申请已取得患者全部近亲属的同意,并保证不会因终止治疗而投诉、控告、起诉医院及医护人员。

☆收到患者亲属的书面申请后,医院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应当集体讨论,并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决定是否同意亲属的申请,并做出书面意见。

☆给申请人一定时间的申请撤回期,期限届满后,申请人签署终止治疗确认书。

☆终止治疗过程的人性化,根据情况可考虑亲属全程见证并签字。

案例评析

医疗机构:法无明文规定即禁止

以脑死亡作为判定人体死亡的标准,在中国医学、伦理学、法学界已基本达成共识,但因“心死”观念的根深蒂固,社会公众对脑死亡的接受程度不高,同时我国尚没有具有法律效力的脑死亡判断标准和脑死亡判定的程序规范,医疗机构对患者做出的脑死亡的判定及随后终止治疗和可能进行的器官捐献与移植,并不被社会认同,也难以被卫生行政管理机关和司法机关认定为合法行为。尽管早在2003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就有过成功的实践,但争论一直未断。

收到律师意见后的几天,医院告知律师:患者已经死亡(传统意义上的呼吸、心跳停止)。也就是说,医院没有来得及进行脑死亡终止治疗的实践。事后,有同事指出:你出具这样的律师意见也是有风险的,因为,在观念上倾向于赞同对脑死亡终止治疗。尽管如此,律师认为这仍不失为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其实在现有的法律条件下,即使设计更缜密的程序来实现脑死亡终止治疗,也仍然是有风险的。有人以“法无明文规定即合法”的说法来论证脑死亡终止治疗这一行为的合法性,笔者认为这是不恰当的。

在公民谋求权利时,“法无明文规定”即合法的理论是正确的,而在机构行使权力时,则应当是“法无明文规定”即禁止。因此,在国家没有对脑死亡立法之前,所有脑死亡患者的亲属申请终止治疗是不违法的,而所有的医疗机构在进行脑死亡终止治疗的实践时,都应慎之又慎,尤其不要在患者(亲属)因经济拮据欠费或医院需要器官供体时,动员或诱导患者亲属申请、同意脑死亡终止治疗,也不要在患者亲属对医疗过程有争议的情况下,同意患者亲属脑死亡终止治疗的申请。

blob.png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 抗击新冠 医院接受社会捐赠七大要点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已经进入了关键时期,各医疗机构都积极参与到防控工作中来,取得了一定效果和成绩。但在防控过程中,一些医疗机构也遇到了关于捐赠的相关问题,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刘凯律师整理了有关问题并进行了统一解答,供医疗机构参考。 接受捐赠时...

    2020-03-05
  • 患者权利和义务不容忽视

    律师观点 近年来不断出现的患者及家属闹医或霸院的案例一直难以得到控制,一方面反映医疗工作和服务质量不足的因素,另一方面也反映我国目前对患者权利和义务的立法与宣传不足;更反映行政执法缺乏依据,难以执法,以及该违法行为未成为社会一致遣责的对象,几乎...

    2019-04-04
  • 认知障碍老人的权利

    医学伦理专栏 案例介绍 84岁的程女士,因“记忆力下降5年,睡眠差、情绪不稳2月”入院。既往4年膝骨关节病病史,需要借助拐杖或助步器。住院治疗明确诊断:阿尔兹海默病(轻度),经治疗睡眠改善。但最近程某情绪低落、心情比较差,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事件:老伴过世...

    2019-04-04
  • 大夫:我要从三层跳!

    北京积水潭医院医患办主任 陈伟 《医师报》融媒体记者 宋晶 见习记者 尹晗 随着医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患者的期望值也日益增加。患者对医学知识的缺乏和对健康生活的渴求,导致患者前往医院诊治疾病时往往会存在期望值过高的情况。所以,现在我们常常对医务人员说,...

    2019-02-21
  • 心理咨询行业存监管空白有待完善

    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纳对心理咨询的定义是:心理咨询是指一种专门向他人提供帮助与寻求这种帮助的人们之间的关系。近年来,心理咨询越来越独立于卫生系统内部的心理治疗。 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行业法对心理咨询这一行业做出约束,心理咨询师入门门槛低,市场不规...

    2018-08-09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