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调委调解 司法确认即有强制力

时间:2015-10-22 17:01来源:医师报 作者:宋晓佩

blob.png

案件回放

没完没了的医疗纠纷

2013年7月16日,患者曹某因风湿性心脏病入住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某医院心外科,同年7月30日,在该院行二尖瓣更换和血栓消除术。2013年8月7日,曹某经治疗无效死亡。

2013年8月29日,在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医调委”)的主持下,曹某丈夫单某某作为四名患方家属的代表与医院达成调解协议,协议商定由医院向患方赔偿400884元,此医疗纠纷终结。

2013年9月10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某医院将上述赔偿款全额给付四位患方家属。

2014年2月,四位家属作为原告以乘人之危、重大误解、显失公平、调解程序违法等为由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某医院诉至本院,要求撤销北京市医调委出具的《人民调解协议书》。

法院受理此案后,为查明双方争议的调解协议是否存在四原告所述的可撤销的情形,一方面专门到北京市医调委了解相关情况,调取了卷宗材料,医调委明确调解是按照同等责任即50%的比例确定的赔偿额。另一方面,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本案中医院的医疗行为有无过错,如有过错、过错与患者死亡有无因果关系及责任程度进行了司法鉴定。经鉴定,被告对曹某的医疗行为有一定过错,与其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承担共同责任(上限)。

由于该责任比例并不明显高于北京市医调委调解时确定的同等责任的比例,且四原告作为有行为能力的公民,在北京市医调委的调解下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并未给四原告造成重大损失,亦未明显违反公平原则,故法院认定不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的情形。四原告所述的北京市医调委在调解时违反法定程序,亦无法律依据。综上,法院驳回了四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理分析

调解解决医疗纠纷  具有法律强制力

医疗纠纷的多元化解决途径

当前医疗纠纷的解决途径包括:一是医患双方自行和解,达成和解协议;二是医患双方通过行政机构、北京市医调委等其他第三方调解组织调解并出具调解协议书;三是医患双方通过诉讼解决争议。

这三种解决途径中,只有通过第三种即诉讼途径解决纠纷,才具有终局性。当前的医疗纠纷案件中,约有60%-70%左右的案件通过第一、二种方式得以化解。本案中,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某医院即通过第二种方式试图化解医疗纠纷。

京医调委调解的效力

本案中,北京市医调委做出的调解协议属于人民调解协议。

人民调解是指争议的各方当事人在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基于互谅互让,在自愿、合法的原则下达成的解决纠纷的一致协议。主流观点认为,人民调解协议具有合同性质。医调委的调解协议也仅具有合同效力,其本身不具有终局性和强制执行力。当事人如就协议内容反悔,仍然有权就基础争议通过诉讼途径再行解决。如此以来,医患双方的医疗纠纷实际并未彻底解决,不仅容易使同一医疗纠纷陷入上述案例中没完没了的尴尬地步,还会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

如何让和解与调解有效解决医患纠纷?

据现行法律,和解或是调解的医疗纠纷案,医患双方并不因此必然丧失诉权,仍可在上述协议达成后,再就同一事实到法院起诉。如此,同一医疗纠纷便也没完没了。当然,这一问题并非无法解决。

《民事诉讼法》等法律、司法解释均已明确,人民调解协议达成后,双方当事人持人民调解协议共同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调解协议有效,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当事人可通过调解方式变更原调解协议或者达成新的调解协议,也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据此,我们建议,医患双方在医调委等第三方人民调解机构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后三十日内,共同向调解组织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经法院审查,如符合法律规定,则调解协议将被裁定有效,协议具有强制执行力。如当事人再行就同一纠纷起诉,法院可以一事不再理为由,驳回起诉。

通过自行和解解决的纠纷案,双方可按照一般民事纠纷的立案方式,将案件起诉到法院,由法院依据双方当事人达成的和解协议制作民事调解书。如此,医患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可得到最终确认,医患纠纷将得到彻底解决,没完没了的诉讼也将得到有效避免。

blob.png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申卫星领衔24位理论与实务专家权威解读

    一部法律解读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是我国卫生健康领域中的一部综合性、基础性立法。 二重立法目标 引领医药卫生事业改革和发展的大局 推动和保障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 三个关键理念 保基本 强基层 促健康 四大突出特色 作者权威 申卫星教授领衔24位理论和实务...

    2020-07-10
  • 医法知识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第四十八条 已确定为医疗事故的,卫生行政部门应医疗事故争议双方当事人请求,可以进行医疗事故赔偿调解。调解时,应当遵循当事人双方自愿原则,并应当依据本条例的规定计算赔偿数额。 经调解,双方当事人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制作调解书...

    2019-10-10
  • 三方介入谈话 减少纠纷投诉率

    在手术台上,患者心慌,主刀医生不敢下刀。手术台上的两位主角都在“怕”什么?患者怕医生不给好好做手术,医生怕手术做不好承担责任,引来更大的麻烦——这种经历,你是否有过?随着公众对医疗服务的要求逐渐提高,医务人员的医疗知识、法律意识以及维权意识也...

    2019-07-11
  • 支持第三方组织参与 投诉处理工作

    《医疗机构投诉管理办法》 第二章 组织和人员 第十六条 医疗机构应当逐步建立健全相关机制,鼓励和吸纳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等熟悉医学、法律专业知识的人员或者第三方组织参与医疗机构投诉接待与处理工作。 ...

    2019-07-11
  • 对待患者要怀感恩之心

    5月11日,由《医师报》主办,步长制药协办的“医事法律务实全国巡讲”第三站走进火热城市——长沙。本期巡讲专家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教授,带领长沙医务工作者从医学人文视角重构新型医患关系。他表示,医患关系中仅强调“术”,忘记用“心”沟通,是价值观...

    2019-05-16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